日本人为何排队卖黄金
2011-10-18 14:41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 编辑: 罗坚梅

在600年前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一书中,日本(Cipangu)就是个黄金遍地的国家。

“日本乃中国东1500海里之外,浮于海上之岛国。彼处盛产黄金,宫殿及民宅均用黄金制成,财宝横溢。日本人崇拜偶像,外观典雅,礼仪严格,但尚有食人恶习。”(译自日文版《东方见闻录》)。

日本是全世界最大的炼铜国家,铜冶炼过程中能生产出大量的黄金来。现代日本仍然保留有京都的金阁寺、岩手的平泉中尊寺金色堂等金碧辉煌的寺院,而且尽管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疾风暴雨般的泡沫经济,“黄金之国”在民间仍然普遍藏有大量的金货。

但有意思的是,和中国人排队买黄金不同,日本是排队卖黄金,以致商家提出了种种苛刻条件,拒收普通消费者拿来的各种首饰。

去银座变卖金首饰要排3个小时队

当铺在中国悄悄兴起的时候,“质屋”(当铺)在日本则已经有些夕阳西下的感觉,车站闹市里的质屋,现在大多要改成“首饰循环店”等环保的新店名了。

山田纪央小姐刚刚和男友分了手,男方的彩礼---订婚戒指、金项链、金耳环也都要通通退回去,以了断这门婚事。

“我是和他一起去买的那些首饰,当时他挺大方的花了几十万日元。我家退彩礼的时候,他家死活不收,我又不愿意要他这些东西,前些天拿去变卖了。”山田对《望东方周刊》记者说。

让山田非常吃惊的不仅仅是她最后只拿到了数万日元,“和买的时候价格大不一样。”而且“排队排了三个多小时才卖出,没想到现在卖首饰的人这么多”。

东京银座有家特别著名的金首饰店---“田中贵金属”。这里的销售服务有个特点,从该店买的金银首饰,在完成其历史使命后,还可以返销给店铺。这本是促销的一个普通手段,但现在则有太多的人拿着田中贵金属销售的首饰换现金,更多的则是不知从哪里买的,早已经没有了购买发票的那些首饰,店里需要一点一点地鉴定,然后回收。来的人一多,自然就要让顾客等较长的时间。

“有那么多的爷爷、奶奶来卖自己的首饰、金边眼镜。他们有时间,我们陪不起。如果不是想让那些首饰赶紧从身边消失,我才不愿意在那里排队呢。”山田对本刊记者说。

因为来的人太多,最近田中贵金属店开始优先回购那些有该店发票的首饰。已经找不到发票的人,只好去街头找“质屋”卖掉。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东京街头,现在已经很少能够看到排队购物现象;排队卖出自己的金银首饰,真可谓是东京一景。 

产金企业拼了命推销黄金

日本重要冶炼企业之一的三菱综合材料公司,到现在还在其主页上挂着一则“道歉信”:“最近由于金价出现了很大的变动,鄙公司给顾客带来了诸多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仔细看看信的内容,则是因为有太多的顾客来电话或者直接来店铺提出各种问题,一时电话会打不进去,或者店里店员不能详细回答,让顾客感到不满意。

起因是三菱综合材料公司从二十多年前推出的一种定期购买黄金的服务。“那时我们生产的黄金太多,根本卖不出去。卖出去的黄金又不好收藏,结果企业考虑再三,想出了一个在账号上存黄金的主意。”在三菱综合材料工作了三十多年的老雇员菊池先生对《望东方周刊》说。

方法很简单,每个月最低购买3000日元的黄金,多多益善,并可以按顾客规定的日子购买,然后把买到的黄金折算成重量,记录在存折上。3000日元相当于很多大企业职员一个小时的工资,多少有些玩玩的意思,让人尝到甜头后,再提升每月购买的金额。

那时3000日元能买3克多一点的黄金。积攒多了可以换成100克一块的小金条,也有500克、1公斤的大金砖,看个人喜好。更多的人是换首饰,交上加工费,就能买到和目录上一样的属于自己的首饰。

“生意很难说好。买的人太少,而我们每天都在炼铜,每天都要出副产品黄金,我们买铜矿的时候,黄金价格也算在其中的,如果铜卖出去了,而黄金卖不出去,我们就会亏很大。”菊池接着说。

三菱综合材料公司的职员在拼了命推销黄金,凡是能用的方法都用上了。“一个男人应该拥有和自己体重一样的黄金。你看这样的广告词怎么样?”一位做企业战略策划的人,非常认真地问记者。

三菱综合材料贵金属的一位女士则告诉本刊记者,每到年底,他们都会用1克或者是3克黄金做成一块薄薄的金板,在上面印上日历或者是名片,做成特别精美的礼品送给客户。

想用黄金来“投资”、“保值”的人在日本并不多

日本的黄金交易网做得非常简单,和昨日比金价变化,本月金价趋势一目了然。进入9月以后,黄金价格降多升少,着实让手里还攥着金首饰、账号上记着黄金重量的人,心里更加焦躁不安。

“金续落”(黄金价格继续走低), “金大幅续落”,这是黄金交易网首页上的标题。题目做得短,让人看了更加焦灼,不知是不是泡沫快要走到头了。

“规避风险需要卖出黄金,分散风险则要买进黄金。”黄金问题分析专家丰岛逸夫在《日本经济新闻》的专栏中如是说。

钱多的时候,不能都买成股票,更不能只存银行。这时需要买一些黄金存起来。但真的到了要用的时候,由于黄金并不能立即兑现,兑现需要一定的时间,需要去店铺等交涉,用起来很不方便。

“现在,希腊危机已经洞若观火,危机会像传染病一样传到意大利、西班牙。欧洲经济出现了衰退,这时是风险到来的时候,欧洲人自然会将黄金卖出,这些天的金价狂跌,本是理所当然的。”丰岛在文章中写道。

其实有一个人,更早地计算出了欧洲的经济危机程度。他就是美国著名投资家乔治·索罗斯。早在2011年1月,索罗斯已经预言“黄金进入到了泡沫状态”,3月索罗斯神不知鬼不觉地卖出了8亿美元的黄金。

一些卖了黄金的人对商务新闻网站的记者说:“我们是不想错过这次黄金潮,在金价最高的时候卖个高价,卖出去后,没有打算投资,也没存进银行,和家里人去吃顿大餐而已。”

据说也有不少日本人是准备去旅行的。过去不经意间买的金首饰,在用过了一段时间后,现在能换成钱,那么用这些钱去享受一番也合情合理。想用黄金来“投资”、“保值”的人在日本并不多。

黄金平常心

国内黄金市场火爆,日本市场却完全相反,发人深省。20多年前,走在东京的街道上,也会看到东京人的疯狂,那时他们买过太多的包括黄金在内的商品。但时过境迁,现在东京人有了一颗面对黄金的平常心。

如果去高级百货公司里看各种工艺品,就能看到,烫金彩绘的漆盒并没有提价。这或许是因为那层纯金太轻了,但更多可能因为是民众根本没有抢购的意思---别说提价了,恐怕就是让一些价格,在这个金价上升的时候也没什么人问津。

日本本年度新米就要上市,各酒厂开始酿造今年的新酒了。从11月开始大量销售的带金箔、金粉的日本酒,也会慢慢摆上柜台,个别为日常庆贺时使用的金箔酒,也都放在普通的酒架上未见加价,更不见抢购的人。每到庆贺的时候,日本人喜欢喝这种装入了金粉的清酒,酒中的金块看得清清楚楚。

走进日本的寺院,经常能看到高僧在蘸着金粉抄写经卷,一笔一画,要把一种永久的精神写进去,不知墨汁中带了多少金粉,浓一些的金色要超过黑墨,很多寺院中都有这样的仪式。

本刊记者还曾去岩手县观看了马可.波罗在《东方见闻录》中根据传说谈到的中尊寺金堂。金堂中黄金包裹了所有柱子及整个屋顶。听当地人介绍,近一千年前,建设中尊寺的藤原将军,并没有炫耀财富的意思,只是为了让佛光永远照耀下去,才建设了这个寺院。其后的千年中,无数的战乱、天灾在这里发生过,但并无人去争抢这里的黄金,更多的是把中尊寺作为一种精神传承了下来。

看来,抢购黄金只能是一种乱象,一切过去以后,这种平常才能永久留存下来。 

 

 

相关新闻:
大家在看
 “这个防感驱蚊一号,是浙江省中医院国家级名中医宋康的处方,从甲流那会儿开始,做了很多年了,下沙很多人年年认准了来买。”中药房......[查看全文]
作为全国唯一的畲族自治县——景宁畲族多为明初从福建迁来,畲族文化丰富多彩,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有优美动人的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查看全文]
“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白居易的《春游》,道出了人们对春天的喜爱。眼看着周末又要到了,如果你还纠结于去哪里踏青,不妨去城西......[查看全文]
季的天空,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前天还是阳光明媚,昨天却是春雷阵阵。隆隆的雷声炸响,让好多人惊叹,说这是今年第一声春雷。的......[查看全文]
杭州市气象台在官方微博上,曾提到一个“春日黄金模式”,还特别提到“该模式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为求之不得”。它说,完美的春天要......[查看全文]
杭州是“中国茶都”,每年都会举办中国(杭州)西湖国际茶文化博览会,今年博览会将在3月29日开幕,有哪些有意思的活动,我先去打探了一下。 ...[查看全文]
 本网推荐
          更多>>
 
读者中心 | 杭州日报概况 | 杭州日报2014广告报价表 | 杭州日报订阅信息 | 杭报在线概况 | 杭报在线特色服务 | 杭报在线广告服务 | 杭报在线联系方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22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浙新办[2009]6号 | 浙ICP备09007559号
本网站为杭州网支站 |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218号(邮编310041) | 电话:0571-85109999 | 发行热线:85170671 | 广告热线:85052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