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濡以沫
2012-09-12 14:03 来源: 作者: 张海龙 编辑: 王越

                                                                                    她撑起了一个家

       罗红每次在KTV唱歌都会唱那首苏芮原唱的《一样的月光》。她嗓音发酽,人又沉静,气场很足,一开口就能镇住全场:“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哭泣/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朋友们都知道,罗红的日子过得挺不容易。五十出头的女人了,原本应该过上惬意日子,可是老公工伤一直身体不好,没法出去长时间工作,儿子读书不行,现在只能做份薪水不高的一般工作。一家人挤在一套几十平方的小房子里,每月家庭总收入七七八八算上也就几千块钱。

      杭州现在发展变化很快,同学朋友们生活越来越好,大家都在换房子换车,只有罗红被家庭拖累,日子总是过不上去。别人看在眼里都替她着急,只有罗红倒是心态从容,自己的生活自己该咋过咋过。她不虚荣,也不浮躁,精打细算过日子。小家简单,但是干干净净,餐桌少荤,倒也符合养生之道。要说不为钱发愁,那倒也不真实:老公要看病吃药,儿子要娶妻生子,样样都是需求。罗红是个会计师,资历长技术好,外面也兼着一两家公司的财务,全凭自己撑起这个家庭。

                                                                                   从前就是爱情样板

  罗红当年读书时就是个美女,文文静静,细细弱弱,心里却有主意。她嫁的这个老公潘旺,是当年的同班同学。老公人长得高大,说话底气足,喉咙邦邦响,心眼却很好。她喜欢这个男人,是这个男人总有意无意地在护着她帮着她。有他在身边,没人敢对罗红高门大嗓地说话,就连课桌也是他每天提早来擦得干干净净,却又装得大大咧咧若无其事。罗红眼里看着他为自己做的一切,嘴上不说心里却暗暗生出了欢喜。罗红喜欢听歌唱歌,潘旺就总能给她找来新的磁带和歌词,还找来一个大大的笔记本,趴在课桌上很认真地帮罗红抄歌词。众所周知,歌词一般都以情歌居多,这么一来二去的,歌词反倒给写成了情书。那是两人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又从另外的窗户里走出去,两个人那时就已经想象了在一起生活的日子。这样的爱情,真是无比纯真。

  高中毕业以后,罗红去上海念了大学,潘旺成绩不好,就在城北一家化工厂里上班。罗红家住在城北,离潘旺工厂不是很远,走两步就到的事,潘旺就经常去看看罗红父母。两人的恋爱关系已经确立,两家父母都没什么意见。那时的爱情,考虑经济因素什么的相对不多,主要都是看人品如何。潘旺为人好,懂道理,也知道孝敬老人,虽然没上大学倒也不算什么大事。工厂里上班,潘旺身边总围着一圈小兄弟,是个天生的管理者。一步一步的,等罗红大学毕业回到杭州,他也干得不错。厂里分了宿舍,潘旺收拾一新,罗红一到就结婚,啥也没耽误。

  那时的罗红和潘旺就是同学中间的爱情样板。一是罗红读大学没变心;二是潘旺上班能力强;三是小家不忘照顾父母。一对夫妻走到一起,就是一个战斗堡垒,他们对付生活还是有一套的。罗红最看重潘旺的,是他像个男人。什么是男人?就是有生活能力,让女人有安全感。潘旺最喜欢罗红的,是她像块宝,基本就是个生活百事通,和她过日子有意思。

  罗红毕业回到杭州,第二年就生了儿子。小家庭和睦甜美,一切都符合当年两个少男少女对幸福生活的想象。可是,到儿子十岁时,三年时间内,罗红父母就相继过世了。两个老人生病住院,都是潘旺一手照料,做饭送饭,端屎倒尿,忙前忙后。罗红心里凄惶,总是莫名发火,潘旺一概承受下来。他知道自己老婆心里不好受,此后自己是她世上唯一的亲人,必须对她好。父母走后,罗红心情恶劣,整个像是换了个人,半夜里也会哭醒。只有潘旺搂着她时,才能感到安心和温暖。

                                                                                          现在还是相濡以沫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话落到这个家庭头上,真是有些让人无法接受。罗红父母走后,时过三年,生活又横生枝节——已经当了采购主管的潘旺在出差途中遭遇车祸,同车三人都遇难,只有他万幸中还捡回一条命来。不过,从前高大威猛的潘旺脑部受了冲撞,医生说是植物神经紊乱,整个人变得糊里糊涂的,近乎失去了劳动能力。医生说,潘旺从此之后一直都会是一个病人,只能尽可能控制,没有完全治愈的可能。罗红听到这话,相当于晴空霹雳。从前只听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哪里想得到会应验到自己头上?

  不过,这场事故倒是彻底把罗红从失去父母的哀痛中给拉出来了,这个心底聪明的女人知道:现在生活的全部重担都压在了自己身上。好在儿子已经基本长大,不用再像小时那样费力气。现在的重点,就是要努力让潘旺恢复,能恢复多少就恢复多少。罗红下了决心,一定要帮这个和自己最亲密的男人,决不能让他在懵懂中过完余生。不管怎样,也要让潘旺知道还有人爱着他,就像当初父母走后潘旺每晚都搂着她一样。

  潘旺要做一次大手术,需要一大笔钱。罗红干净利落,把家里一直住的大房子卖了,换成现在住的小房子,倒出来的差价全部用于给潘旺治疗。搬家时,她看着自己一手建成的家园,流下了眼泪。不过她想得非常明白:家里要是没有爱人,还要这大房子做什么?那场手术做过之后,潘旺好了很多,大多时间里意识都清醒着,也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曾经跺地山响的潘旺看着窘迫的家境无比难过,竟然提出要罗红和自己离婚另嫁他人,反正自己都是个废人了,安安耽耽地活着就行了。罗红听了不怒反笑,她对潘旺说:“当年啊我怕着你所以嫁了你,现在你这个样子我觉得挺好啊。你现在全听我的了,这多好啊,你就跟我过完这辈子吧。我们在一起,只要有意思就好了,生活么,怎么过不是个过?”病后的潘旺口齿也笨拙了许多,对罗红这套说法,他嘟囔着说不出什么应对的话来。这个男人一辈子活得硬气,现在就在老婆面前服回软。

  当年两人读书的班上还有个男人也喜欢罗红,那个男人姓丁,个子不高,一直被同学叫成小丁。有潘旺的存在,小丁只能暗恋罗红,可全班同学谁都知道,有时也开开三个人的玩笑。潘旺那时浑身自信气场很足,哪里会把小丁这个情敌放在眼里,有时也大剌剌地和小丁说:“兄弟,罗红你就别想了,她已经是我的人了!”小丁内向,被开玩笑时从来都是红着脸走开。高中毕业后,小丁也没考上大学,跟着舅舅去学做生意了,那应该算比较早的一批个体户了。他什么生意都做,什么苦都吃得,哪儿有钱赚就去哪儿,二十多年过去,小丁现在成了有钱人。做生意那些年,小丁偶尔也会联系一下罗红和潘旺,碰到什么土特产也会寄给他们。潘旺不是个小气的男人,拿来就吃,边吃边笑:“小丁还喜欢着你呢,还挺用心啊!”

  潘旺出事以后,小丁曾经约罗红吃过一次饭,饭桌上掏出一张卡,说里面有一百万,让罗红先拿去用。罗红没接,说:“小丁,谢谢你的好意。可是这钱不能拿,一是我知道这钱里有你感情的成分,我没法还你。二是潘旺出事以后心里脆弱,如果让他知道用你的钱看病,他肯定比有病还难受。”

  小丁似乎还是当年那个年轻人,脸红了一下,收回了卡。只说让罗红有事一定找他,千万别客气。不说自己一直喜欢罗红这事,就是看在三个人都是老同学的情分上,该帮的忙一定得帮。他说,一定别觉着钱多,当一个人拥有钱的时候,拿出一笔钱来完成一个心愿,那个心愿比钱更重要。

  那顿饭之后很久,罗红才听说,自己卖的从前那套房子,真正的买主其实是小丁。小丁至少出了比市面价高出三十万的价格,就是一心想帮她。

  

  (本文主人公均为化名,与此经历类似者,请勿对号入座)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注册账号>>
用户名:  密码:  
大家在看
 “这个防感驱蚊一号,是浙江省中医院国家级名中医宋康的处方,从甲流那会儿开始,做了很多年了,下沙很多人年年认准了来买。”中药房......[查看全文]
作为全国唯一的畲族自治县——景宁畲族多为明初从福建迁来,畲族文化丰富多彩,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有优美动人的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查看全文]
“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白居易的《春游》,道出了人们对春天的喜爱。眼看着周末又要到了,如果你还纠结于去哪里踏青,不妨去城西......[查看全文]
季的天空,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前天还是阳光明媚,昨天却是春雷阵阵。隆隆的雷声炸响,让好多人惊叹,说这是今年第一声春雷。的......[查看全文]
杭州市气象台在官方微博上,曾提到一个“春日黄金模式”,还特别提到“该模式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为求之不得”。它说,完美的春天要......[查看全文]
杭州是“中国茶都”,每年都会举办中国(杭州)西湖国际茶文化博览会,今年博览会将在3月29日开幕,有哪些有意思的活动,我先去打探了一下。 ...[查看全文]
 本网推荐
          更多>>
 
读者中心 | 杭州日报概况 | 杭州日报2014广告报价表 | 杭州日报订阅信息 | 杭报在线概况 | 杭报在线特色服务 | 杭报在线广告服务 | 杭报在线联系方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22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浙新办[2009]6号 | 浙ICP备09007559号
本网站为杭州网支站 |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218号(邮编310041) | 电话:0571-85109999 | 发行热线:85170671 | 广告热线:85052559